切换到宽版
  • 43925阅读
  • 2回复

尕司令马仲英及火烧八坊的经过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发帖
157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0 发表于: 2013-07-25
— 本帖被 临夏一度 执行提前操作(2013-08-20) —
马上注册,结交更多好友,享用更多功能,让你轻松玩转 临夏CC社区论坛 。 立即注册 已有账号? 关闭
      八坊是河州有名的商市,这里比赛似的修起了形态别致、造型精巧的楼房。走在八坊的碎石街上,高屋楼阁鳞次栉比。这里之所以称之为八坊,倒有几种说法:一说“坊”乃元明时的区划单位,如同现在的村社,一坊人口八千人;一说该地地处青藏高原与黄土高原的过渡带,农牧区物资交汇,四面八方的人集聚在这儿,便称八坊了;一说很早以前这里住着个姓马的,养了八个儿子,老马后来给八个儿子分了家,各建一座宅院,各管一方地,由此形成八坊人家。不管哪一种说法,都无法确证,也没有刨根问底的必要。只有一点,那可是确定无疑的,在这座繁华的商市里,有十二座具有几百年历史的清真寺,清真寺周围住着四万勤奋而善良的百姓,他们和城里的百姓一样,日出而作,日落而归,过着宁静而平和的生活。



(现存八坊民居)
    八坊的巷道,弯弯曲曲,有一丈来宽,一直朝前延伸,两边是极其相似的二层或者三层木楼。木楼一栋比一栋高大,屋顶多是青一色的两溜水灰瓦,瓦沟呈弧形,舒展得像少女的腰线。瓦沟里淤积的泥土上,一簇簇小草顽强地生长着,偶而在小草中间,独独地伸出一枝茎叶,顶着一朵小花,灿烂地在风中摇曳。木楼的地基都用石条砌成,高出地面好大一截。木楼的第一层,都作了铺面,摆放着丰富的货物。二楼或者三楼,作了招待客商的房间。除两侧的山墙外,全都是松木板子,花格子门窗上雕刻着精美的图案。梁栋自然都是雕刻过的,绘了鲜艳的色彩。地板打磨得光滑锃亮,像上了一层蜡。
八坊人作买卖是出了名的,家家都有铺面,都有买卖人。孩子五六岁,便可以张罗生意了。大人在脖间给他挂一个竹编小箩。小箩里装满糖瓜、炸蚕斗、麻籽儿、吊蛋等零碎吃食,打发孩子沿街叫买。孩子走累了,坐在沿街的石阶上,边吃零食边歇息。这些孩子打小在人堆里混,在人群中穿,练就了一张甜甜的能说会道的嘴。一双双大眼睛水灵灵的,机灵地搜寻着合适的卖主。察言观色,随机应变,一般孩子是没法比的。到了十三四岁,八坊人的孩子已经能拉扯家务了。他们或到百货铺、银器铺中当小掌柜,或跟着各种工匠艺人当学徒,更有大出息的,跟着父兄亲戚,跑脚户贩皮张,走南闯北干起了大买卖。
一年四季,八坊里人喊马嘶吵嚷声整日不闲。藏区膘肥体壮的牛羊,毛色鲜亮的皮张,整捆成车的药材,都被八坊的脚户拉到这里。有了这生意,巷道两旁的铺子,一个比一个活泛,卖杂碎面肠的,卖凉粉酿皮的,卖甜麦子的,卖醪糟的,卖牛肉面,卖河州包子的……生意一家赛似一家的好。八坊所有的车马店都住满了人,所有的桶子肉、手抓馆里都坐满了人。于是,从老祖宗那儿传下来的手艺就有了用武之地,家家户户的空房子里压满了从关外趸来的粮食、茶叶、丝绸、布匹。买了藏区的牛羊、药材、皮毛,卖了趸下的货物,一进一出,白花花的银元便装进了自家的钱柜,人人脸上堆着笑,乐开了花。
而今,这红火的场面已经看不到了。八坊的大街小巷,全是跑动的人群。男的,女的,老的,少的,从木楼里,从园子里,从草丛里,从铺子里,从饭馆里,从柴火堆后面,从车马店旁边,从四面八方,朝着南阳山奔去。人们的呼唤汇成一股嘈杂的旋风,压到了低沉的枪炮声。
    冯玉祥是民国时期国内军事实力集团的重要人物,鼎盛时期他的兵力多达40万人,敢与蒋介石抗衡,因为他的驻地在陕、甘、宁、青诸省,所以人们称冯玉祥的部队为“西北军”。一个好汉三个帮,冯玉祥的手下有“十三太保”,西北军中的所谓太保,显然是借喻,是支撑冯玉祥的13名军官。这13名军官都是冯玉祥一手提拔起来的,他们长期追随冯氏,南征北战,为冯氏所倚重。这13名军官依次是:孙良诚、孙连仲、韩复榘、韩多峰、佟麟阁、刘汝明、石友三、张维玺、程希贤、过之纲、闻承烈、葛金章、赵席聘。抗战爆发后,这些人中的大部分又投降了日本,做了汉奸,赵席聘便是其中之一,这是后话。
    1927年秋,时任师长的赵席聘被冯玉祥所属甘肃省主席刘玉芬任命为河州镇守使,作为军人的他毫不顾惜,横征暴敛,草菅人命,肆意践踏宗教禁忌,激起河州各族人民的强烈反抗。 1928年春天,有国民军背景的赵席聘与当地回民发生矛盾,国民军大规模清乡,马仲英的父亲马宝,作为请愿的代表,也被扣留送兰州,被国民军怀疑“通匪”而遭逮捕枪决。在军校学习的马仲英闻讯,怒不可遏,决心报杀父之仇,与国民军不共戴天,联合宁海军军官马腾、马仪、马虎山、马古里拜、马七三、马丹巴6人夜奔河州,袭击了一队国民军运输队,缴获了大批武器。张贴告示,召集当地两三万民众建立“黑虎吸冯军”,自称司令。因为当时只有16岁,被称为“尕司令”,提出“不杀回、不杀汉,专杀国民军办事员”的口号,战争一度进展到离兰州仅60公里的牛心山,兰州为之震动,1928年夏末,冯玉祥调集吉鸿昌、孙连仲、佟麟阁等部,对马仲英发起反攻,激战7昼夜,马仲英战败,一路撤退到岷州。12月马仲英卷土重来,迅速进逼西宁,在遭到青海主席孙连仲部的阻击后,转而袭取湟源,然后退走河西。
      而赵席聘部火烧八坊的悲惨历史事件就发生在尕司令率部三围河州城的时候,赵席聘认为河州八坊墙高户深,富甲一方,住户大部为回民,与马仲英信仰相同,关系盘根错节,八坊如果被尕司令所得,自己河州镇守使的宝座岌岌可危,加之当时民族矛盾复杂,在当地民团和团练的怂恿下,对八坊先是打压恐吓,继之以做出“屠城”的架势。民国17年----即公元1928年阴历5月28日这一天,天空阴沉,空气凝滞,一个罪恶的计划开始实施,赵席聘亲率国民军精锐对手无寸铁的八坊人举起了罪恶的屠刀,武力抢劫和杀戮持续几日,无数珍宝、细软,无数财富在洗劫一空后,将八坊数以千计精美绝伦的四合院付之一炬,犹如英法联军之火烧圆明园,抢光、杀光、烧光,以掩盖弥彰。大火烧了七天七夜,四万多人无家可归,人们流离失所,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酿成无数人间悲剧。大户人家从此一蹶不振,中等人家走向了破产和奔溃的边缘,小户人家则田地房廊尽失,沦落为市井小民,给人以打工为生。从此“小香港”、“小瑞士”,“东边苏杭,西边八坊”的美名不复存在,八坊人不仅迁徙到京、津、沪、汉,更是流落到青海全境,特别是西宁、贵德,比较集中的是循化、积石山县大河家、居集,临夏县北塬、和政、康乐、广河、兰州、民和甚至河西各地,新疆全境,海外沙特、约旦、印度、香港、台湾、美国等地都有八坊人分布,有的已经恢复和超过了往日的荣耀,有的在常年的奔忙中已丢失了信仰。可以说,赵席聘和他的反动军队的罪行,罄竹难书,他的名字如同他给倭寇为奴的汉奸行为将永远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让后人铭记!
本主题包含附件,请 登录 后查看, 或者 注册 成为会员
1条评分CC钻石+100
临夏一度 CC钻石 +100 爱生活,爱CC,爱加分 2013-07-26
评价一下你浏览此帖子的感受

精彩

感动

搞笑

开心

愤怒

无聊

灌水
离线啦啦啦

发帖
1395
只看该作者 1 发表于: 2013-07-28
这历史…悠久
离线临夏一度

发帖
287
只看该作者 2 发表于: 2013-10-26
再次领略一下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上一个 下一个